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军事新闻 >

李煜颇为冷门的一首词,其中12个字惊艳千年,读后让人

发布日期:2020-09-25 02:5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南唐后主李煜,历史上著名的亡国之君,若只论开疆拓土的能力,李煜基本处于垫底的水平,否则南唐不至于灭亡。但是,在落魄的帝王身上,往往都有常人所不及的闪光点,李煜的文学造诣,几乎无人不服,尤其是写词功底,秒杀绝大多数词人,在众多帝王中首屈一指,唯有苏轼、辛弃疾等少数词人在他之上。

且看“世事漫随流水,算来一梦浮生”,短短十二个字,看似是一种消极的处事态度,但更是看透世事的境界,荣华富贵也好,安贫乐道也罢,怎么过都是一生,就当是做了一场梦。不是李煜天生就消极,而是身处困境的他,改变不了处境。

开宝八年十二月,南唐都城被宋军围困了很长时间,李煜盘点一下家底,发现身边已经无人可用,不得不选择出城投降。于是,李煜被押送到汴京,宋太祖给他一个“违命侯”的封号,这是带有明显讽刺意味的爵位,李煜岂能不知,但他不敢不接受,毕竟他只是阶下囚,在人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。

不难看出,这首词写于秋季,昨晚风雨交加,电闪雷鸣,窗帘被大风吹得来回摆动,发出飒飒的声响。原本词人的心情就很差,又遇到这种天气,肯定更觉得心烦。看着马上就要燃烧殆尽的蜡烛,辗转反侧难以入睡,坐着也不是滋味。从躺着到坐起来,然后又躺下,反反复复很多次。

就这样,词人开始感慨,人世间的事情,就像流水一般,来也匆匆去也匆匆,转眼间就消失了,仿佛做了一场大梦。清醒的人最痛苦,糊里糊涂最幸福,那样就没有了忧愁,最好能经常喝醉,或者让自己神志不清,然后就不用悲伤了。

寄人篱下的几年当中,虽然是李煜人生中最灰暗的时期,但同时也是他的创作高峰,许多流传于世的词,都是在这几年完成的。不管是“流水落花春去也,天上人间”,还是“剪不断,理还乱,是离愁,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”,亦或者是“还似旧时游上苑,车如流水马如龙”,都表现出李煜思念故国的心情。

世事漫随流水,算来一梦浮生。醉乡路稳宜频到,此外不堪行。

昨夜风兼雨,帘帏飒飒秋声。烛残漏断频欹枕,起坐不能平。

在位十五年,李煜无力改变南唐日渐衰弱的局面,索性就破罐子破摔,借酒消愁也好,沉迷于诗词创作也罢,反正他不再努力。或许他那时的座右铭是:“人生苦短,及时行乐。”如果说亡国之前,属于李煜人生的上半场,那么他的人生下半场,就是在汴京当俘虏的时期。

岁月是把杀猪刀,刀刀催人老,在李煜的内心里,时间并不能愈合伤口,反而让他更加悲痛,不只是容颜的衰老,更是心里的煎熬。人生即将走到终点之前,李煜从梦中醒来,有感而发写下一首词,在他的那些作品之中,这首词称得上冷门,但其中12个字惊艳千年,读后让人黯然落泪。

每当读完这首词,脑海中就会浮现李煜无助的身影,假如你面对的境遇和他一样,你会怎么办呢?

世间有很多无奈,尤其是生于帝王家的皇子,李煜对此深有体会。原本他在兄弟中排行第六,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,没想过继承皇位,但父亲李?去世前,偏偏把皇位传给他。假如李煜只做个王爷,或许最符合他的理想,奈何身不由己,李煜只能硬着头皮坐上帝王之位。

《乌夜啼?昨夜风兼雨》

清代才子纳兰性德,对李煜的文采推崇之至,他曾毫不掩饰地说:“花间之词,如古玉器,贵重而不适用;宋词适用而少质重,李后主兼有其美,更饶烟水迷离之致。”此言非虚,李煜的很多作品,都让人耳熟能详,比如那句“问君能有几多愁?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”,把愁绪写得入木三分。